返回

我在东京当导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罗刹心理互助协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窗外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盘腿坐于床上的千叶忍身上,在他的眉心处有一点金黄色的点,金色的佛念从奇经脉汇入这一点,又再次回归,这便是一个周天。

    吐出一口浊气后,千叶忍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首无换上一件海滩风的衬衫和大裤衩,正端着煎蛋从厨房中走出来,至于北白川结衣则抱着手机在津津有味的看网上连载的**文,时不时的手舞足蹈,恨不能自己亲自去操作一番。

    “老板,这是我为您特意准备的爱心早餐。”

    这氛围太怪异了,一人二灵竟然上演出如此温馨的一幕。

    “我还需要更多的灵,阿无啊,你曾经身为恶灵,有没有自己的小圈子?能不能熟门熟路的给我介绍下?”

    千叶忍吃了一口,煎蛋味道不错,又喝了一口味增汤,也不错,比好多饭店的要好吃,看来恶灵再就业的问题以后能轻易解决了。

    啥曾经身为恶灵?我现在也很恶好吗?

    首无只敢内心吐槽,嘴上却说道:“老板,我确实认识好几个小圈子,既然您发话了,吃完饭我就去联系他们。”

    “反正我也没事,我陪你一起去吧,我怕你控制不住自己脾气,咱们呐,要以德服人,这样才能招揽更多的人才,懂了吗?”

    “懂了,懂了,老板真是英明,是我以前做事太粗糙了。”首无不知从哪掏出一个小本本,一笔一划认真地将千叶忍的话记下来。

    千叶忍一瞧,这家伙的小本本封面上写了硕大无比的四个字“老板语录”。

    啧啧,这波舔的,千叶忍竟然从心底升起一丝爽感。

    “小黄书,待会让老二指导你写剧本。”

    还在一边偷笑一边擦着口水的北白川结衣,手机忽然落到地上,抱着脑袋缩在沙发的角落里。

    看到如此惨状,首无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舔大老板,争取再也不用直面二老板。

    吃完早饭,千叶忍跑到附近的汽车店里租了一辆绿色环保的尼桑新能源汽车,而首无早就在千叶忍提出要求后就画出了一张详细的地图,并尤为贴心的附上了最佳行车路线,然后才表了一番衷心后,化为骷髅头手串。

    首无所谓的小圈子其实都是东京都圈子内小有名气的恶灵,它们都具有高级智慧,不会随意搞事情,所以一直深深的隐藏起来,未被阴阳寮发现。

    离得最近的是一位名为罗刹的家伙,这位灵明显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首无说过这家伙的实力还不如他,估摸着也就是一巴掌的事情。

    但到了地点,千叶忍才发现自己一开始的想法过于幼稚。

    灵都是在荒废的学校、别墅里?亦或是隐藏着深深的地底?

    这是传统的思维误区,就比如这位罗刹兄,他隐藏在繁华的写字楼的顶层,还他娘的包下了一整层。

    “至强心理咨询。”

    蓝色的牌子就镶嵌在走廊雪白的墙壁上,入门就是一个接待室,再里面的办公间被一堵墙隔开,千叶忍无从得知。

    接待室装潢的像是世界五百强老总的办公室,奈何千叶忍文化不高,只能说出卧槽一词。

    一个心宽体胖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大叔穿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豹文紧身衣坐在椅子上,头发用发蜡定型的一丝不苟,尤其是在屋里还戴着高档的墨镜,令人不明觉厉。

    “鄙人大岛七郎,你称呼我为大岛老师就行。我要先问一下,你有邀请码吗?”

    这玩意还要邀请?千叶忍摇摇头。

    “没有?”大岛七郎微微皱眉,又问道:“那你带支票本了吗?”

    心理咨询这么贵吗?还要带支票本?

    见到千叶忍一脸懵逼,大岛七郎说道:“诶,咱们的客户都是社会上的精英人士,兄弟,出门右转有家精神病院,你要想做心理咨询去那里。”

    千叶忍深呼吸一口气,才道:“我是来找罗刹的。”

    “恩?”大岛七郎嘀咕道:“那个白痴干的事?我不是说了咱们传教不要向穷逼传的吗?”

    然后他厉声道:“你怎敢直呼神名?小心被神罚。”

    “那你想必也清楚我们罗刹心理互助协会的规则了?”

    看来这家伙下了不少功夫,也知道不能搞xie教,所以整了个心理互助协会,千叶忍暗暗点头,看来现在的灵都懂得与时俱进了,不过规则是啥他确实不清楚。

    “我是罗刹的老朋友介绍来的,你去通报一声就行。”

    “我看你是精神病院派来的。”大岛七郎已经起身,从墙角拿起一杆高尔夫球杆,对着空气挥动几下找了下手感,说道:“小伙子,你是故意来捣乱的吧。”

    “那就由不得我血手七郎再展雄威了。”

    大岛七郎像是按了f键进入坦克,使出了一招肉弹冲击,且夹杂着神经病一般的笑声。

    但在冲刺到千叶忍面前时,却左右横跳,口中道:“小子,让你看看七层心理博弈的厉害!”

    大岛七郎一顿操作猛如虎,千叶忍一脚踢到他的膝盖上。

    大岛七郎犹如肉山一般扑街。

    “你竟然能看透我的博弈?”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太他吗的下饭了吧?

    其实大岛七郎在左右横跳时,的确有一丝鬼气从里屋里飘荡出来,对于普通人可能会被迷惑住,但对于千叶忍却丝毫没有影响。

    千叶忍不再管用出七层心理博弈后已经气喘吁吁爬不起来的家伙,他径直推门在大岛七郎的叫喊声中走入了里屋。

    屋内传来令人心烦意乱的噪声,推门而入,是一个密闭的房间,正中央是一个圆形舞台,一群人围拢在舞台边缘。

    舞台中央,一名穿着斗篷,脸上带着纸面具的家伙站立着,在他的面前是一名跪倒在地双手合十的秃头。

    “神啊,请求您让我恢复年轻,长满一头秀发吧。”

    在听到祈祷后,斗篷人伸出一只带着手套的手按在他的脑袋上。

    中年男人面露痛色,但是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时间持续有2分钟,当斗篷人的手拿开后,他一挥手,中年男人面前出现一面镜子,他看着镜中头发飘逸的自己,砰砰砰的磕头,不断道:“感谢神明,感谢神明……”

    千叶忍皱起眉,因为在他看来,不过是斗篷人用了一个小小的迷惑性幻术在欺骗普通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