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东京当导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导演的打开方式似乎不对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狭小的房间内,白炽灯散发暗淡的光芒,千叶忍点上一根烟,走到低矮的小窗前,仰头盯着窗外的上弦月。

    “我说了,我们需要一只形象可怖的特殊演员!”制片人北原次郎猛然拍响桌子,桌上的纸哗啦啦洒落一地。

    “你忘了我们最擅长的恐怖片类型了吗?从气氛上营造恐怖,而非视觉上的冲击力。”副导演三山健据理力争。

    “……”

    千叶忍叹了口气,年仅二十五岁的他,鬓边已然可见几缕白发,他的眼神很沉着,他抽烟的手纹丝不动,但是他的心颤抖着,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我穿越的打开方式一定有问题,要不然找个地方再死一死?

    千叶忍是一名导演,但此导演非穿越前那个世界的导演,在这个世界,副导演是负责画分镜头或指导演员演技,而导演的主要工作是寻找“特殊演员”,或是解决片场的“特殊状况”。

    就比如现在北原先生和三山先生正在争论准备拍摄的《鬼物语》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特殊演员”。

    “千叶先生,不如你找两名特殊演员来,我们才好分个高低。”三山健说道。

    北原次郎也盯着千叶忍,喃喃道:“是的,千叶先生,请您务必找到一名长相可怖的特殊演员。”

    在二人殷切的目光下,千叶忍的身子颤了又颤。

    看来真的要去死一死了。

    套上黑色的风衣,戴上棒球帽,千叶忍从房间中走出,东京的天空阴郁着,细小的雨滴飘飘洒洒,他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对司机道:“新宿区的怪异事务所。”

    车辆穿梭在雨中,千叶忍盯着右手背上慢悠悠晃动的黑色蜥蜴文身,在乱糟糟的脑海中再次捋一遍穿越一周内的记忆。

    千叶忍,男,25岁(单身),初出茅庐正在准备拍摄人生第一部电影的不知名导演,家住神津岛村的泽山寺。

    十分钟后,千叶忍下车站到一条巷子前,走过狭窄的小巷,就见到在后街角落里的一栋破败的二层小楼,墙上挂着在闪烁红绿灯光的“怪异事务所”,看起来像极了不入流的风俗店。

    千叶忍走入怪异事务所,朝坐在一楼大厅的老人点点头,踩着吱呀作响的楼梯上到二楼的办公室中。

    浓郁的檀香味萦绕在屋内,没有办公桌,只有一名高高瘦瘦的和尚盘腿坐在蒲团上,和尚的手边摞了一堆档案,他右手拿着档案,眯眼细看,左手在一个光滑的骷髅头上摩挲,千叶忍盯着那个骷髅头,空无一物的眼眶中却似有似无的红光闪烁着,他的后背登时出了一层冷汗。

    “你好,千叶先生,你比预约的时间晚了三分钟。”年轻和尚放下手中的档案,揉了揉太阳穴,向千叶忍投来一个温和的笑容。

    这和尚长得还挺帅,估计可以去演真人版的《与僧侣交合的**之夜》。

    千叶忍一边在心中吐槽着,一边盘腿坐到和尚对面的蒲团上,说道:“计划有变,我现在需要两名特殊演员。”

    和尚眼中精光一闪,面上又柔和了几分,声音又亲切了几分,他拍了拍手边的档案,骄傲道:“我们事务所是新宿区出了名的一流,无论你想要什么样的特殊演员,我们都可以满足你。不知千叶先生需要什么样的特殊演员?”

    千叶忍将北原次郎和三山健的要求原原本本的讲出来,和尚略一思索,从一堆档案中抽出一份,递到千叶忍面前说道:“千叶先生来得真巧,这是前两天我们刚接到的事务,那个废弃的补习班中正好有你想要的两名特殊演员。”

    打开档案袋,里面有两张模糊的照片。

    第一张照片上是一名躺在课桌上的少女,不过少女的四肢极度扭曲,让他的身子像蜘蛛一样被撑起,她的脑袋旋转一百八十度,看向拍摄者,那是一张温柔可爱的脸,千叶忍顿了顿,这不是前两天新闻中播报的被残忍杀害的高中生模特吗?

    他又看向第二张照片,那是一名穿着水手服的少女,不过她浑身干瘪,脸呈铁青色,右眼珠从眼眶中垂下,她细长乌黑的舌头正伸出来舔舐脱落的眼球就被抓拍下来。

    千叶忍看得头皮发麻,他原本就不是个胆大的人,曾经有个铁哥们给他发了momo酱的图,吓得他直接将哥们的微信给删除。

    “千叶先生可满意?”和尚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

    千叶忍麻木地点点头。

    “千叶先生需要特殊服务么?”和尚眼中精光闪烁,那是将千叶忍当肥羊的目光。

    芽儿哟,你一个和尚还搞特殊服务?不过这和尚看起来确实俊俏,千叶忍问道:“你要是女装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特殊服务。”

    和尚愣住了,他尴尬地笑了两声,递出一张名片。

    名片很简单,只有两行字。

    寂听。

    电话:130xxxxx。

    “有需要可以打我电话,我收费很便宜,20000円一小时。”

    去死吧,不但是假和尚还要搞基!千叶忍懒得搭理寂听和尚,随手把名片塞到口袋里,起身离开。

    身后又传来寂听的声音,“我相信你会回来找我的!”

    走到事务所外,千叶忍点上一根烟,猛吸一口,浓烈的烟吞入气道,在肺中周游一圈再被吐出,千叶忍终于无奈地接受了现实,他是一名特殊导演。

    “这个东京不太热呢。”

    第108次叹了口气,千叶忍淋着雨走回他在新宿区xx街租住的单身公寓,换上一身黑色的运动服,盘腿坐在沙发上,平心静气,仿佛有一股金色的暖流在身体内流转,在记忆中这股暖流被称为佛念。

    感受到体内佛念的壮大,千叶忍心情好上不少。

    然后,千叶忍拨通了他便宜老爹的电话,“喂,老爹,今晚有空吗?哦,到新宿的车停运了?没事,没事,我就是想到家传的大慈大悲掌有几处不明白,想让您手把手指导下。”

    “什么?咱家没有大慈大悲掌?哦,那有啥秘籍吗?”

    “……”

    被老爹臭骂一顿后,千叶忍喜上眉梢,他虽然是家中寺庙的传人,但是吃不起修炼的苦,导致家传绝学是啥都不知道,还好便宜老爹听说他要来大城市当导演,特意抄写了一份《鬼道三十七》和《迦叶六掌》塞到了他的行李箱中。

    千叶忍拖出行李箱,终于在夹层中找到了两本秘籍,心中大定。

    “以我的天纵之资,给我两天的时间绝对能练成一个绝世高手。”

    “叮咚——”手机响了起来,千叶忍打开短信:

    千叶君,明天一定要把两名特殊演员带来哦,北原先生说明天投资人会一同进行挑选。

    虽然窗外小雨淅沥,但已然是夏季九月,可千叶忍的心像是被丢到了冰箱中,穿越而来的第一周,东京不太热,有点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